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明星偶像  »  女明星裸体示众耻辱事件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女明星裸体示众耻辱事件
张紫儿既已贵为国际级影星,气焰自是不可同日而言,不少台前幕后的工作 人员都见识过她的真面目架子,更有些因为侍候得她不够週到而丢了饭碗。   所谓种瓜得瓜,记恨张紫儿的人可谓多不胜数,可是大多只是选择哑忍而不 曾想过发难,不过今天却有两个极度渴望报复的人,他们正计划一场大报复,誓 要令张紫儿嚐到终生不能磨灭的羞辱。   郭小妍,女演员,曾为张紫儿的裸体戏份担任替身,可惜为艺术而牺牲却得 不到应有的重视,更被张紫儿当众奚落和嘲笑,说以郭小妍以姿色才艺,不脱光 衣服的话怎可能有演出机会,现在可以当其裸替已是光荣了。而且张紫儿也一直 都只称呼她作裸替,从不叫其姓名,毫不尊重她,但更叫郭小妍羞愤的是,张紫 儿在拍摄那一幕出浴戏时,诸多要求,令她赤身露体地在众多工作人员面前不停 地走动了许多回,让数不清的阶生人都把她看光了。   这个羞辱,郭小妍一直刻骨铭心,并矢言要双倍奉还。   林苹,二线女演员,受了不少张紫儿的气,本来在戏中有一配角戏份,但因 为张紫儿的一句话,就被导演彻换了,失去了一个演大片的好机会。   陈森,副导演,也受了不少张紫儿的气,因为维护林苹而仗义执言,却从此 被处处针对,后来连副导演一职也保不住,中途黯然离去,退居剧务。   这三人在机缘巧合下互吐苦水,更约定早晚要舒这一口闷气。   今天,他们就要施行惩罚,教训这个既虚伪又可恶的女明星,张紫儿将会遇 到她不敢想像的可怕经历。   陈森将一早已配好的锁匙交给林苹和郭小妍,让她们可以悄悄潜入张紫儿的 化妆间。   张紫儿此刻正独自在化妆间小睡,殊不知大难即将临头。   林苹和小妍进入后并反锁了房间,林苹先以毛巾捂着张紫儿的嘴,不让她发 声,然后小妍亮出利刀架在脸上指吓:「乖乖的别出声嘛!张小姐,否则即时把 妳毁容!」   张紫儿虽然惊慌,但仍懂得点头示意会合作。   林苹隋即以胶索将她的双手从后綑绑,然后再以胶布封住其嘴巴,然后命令 说:「站起来,不许反抗!」   张紫儿继续点头示意明白,然后立即站起来,不敢怠慢,以免惹怒她们。   小妍对林苹说:「好了,脱光妳的衣服吧!」   林苹二话不说,已一手把张紫儿的裙子连同内裤一併抓了下来。   张紫儿心下大惊,虽则冷静但仍退了几步,小妍便立即严厉地警告:「我说 过了别动嘛!再敢乱动的话,我不会留手的了!」   张紫儿果然不敢再妄动,任由林苹把她为所欲为。   由于双手被反绑,所以林苹便以刀子把她的衣服割破,不一会,张紫儿已经 身无寸缕,只剩下脚上的一双高跟鞋,但小妍似乎仍未满意,吩咐曰:「把鞋子 也脱去吧,我要妳尝试在人前完全一丝不挂的感受!」   张紫儿只好依言照办脱去了高跟鞋,现在真的是彻底赤裸裸了,而且面对着 两个怀恨在心的女子,她内心的恐惧实在已经不能形容。   看着全身赤裸的张紫儿无助地站立在自己跟前,小妍得意地冷嘲说:「国际 影星张紫儿脱光了原来也不外如是。看妳这副身材!怪不得不敢亲身上阵拍裸戏 了,找我当妳的替身实在抬高了妳啦!也实在是太过欺骗观众了。」   张紫儿露出可怜而带有后悔的眼神,希望小妍能够原谅并且放过她。   可是小妍看到之后反而更是心凉,说话更加不留情:「知错了吗?太迟了, 今天我肯饶恕妳,其他人也未必放过妳呢!还记得妳怎样待我吗?一场本来不过 数十秒的出浴戏,就是因为妳的原故,令我在镜头前后足足裸露了大半天。这还 不止,妳说要亲自监场,竟然让一大班不相干的工作人员也跟了进来……我永远 也记得这份羞辱。」   林苹:「别跟她说那幺多,先带她离开这里再说吧!」   张紫儿一听到她们要挟持自己离开,心知不妙,但现在却又反抗不来,开始 慌张得双脚发抖,不知如何是好。   但她还未定下神来,更大的恐惧已即时摆在眼前,因为小妍命令曰:「装什 幺呆!?快走吧!」说着已把张紫儿推到门前,而林苹则作势要开门。   这一连串举动实在非同小可,因为张紫儿万万想不到她们原来要将她赤裸裸 地带走,若她这样赤条条的样子走出去让别人看见,哪还了得?她立即惊得跪下 来哭求,两行泪水流个不停,口里也竭力发出模糊不清的哀求声。   此刻张紫儿这副可怜相实在令人有所不忍,但眼前的林苹和小妍却是不为所 动。   林苹冷笑说:「呵呵,张小姐终于也有求人的一天呢!不想当众出丑丢人现 眼吗?我却恨不得即刻把妳赤裸裸的推出去,让外面众多的人围观妳、看光妳, 叫妳无地自容。妳知不知有这片厂内有多少男人等着看妳的裸体?」   张紫儿越听越是害怕,她实在不能面对将要被裸体示众的事实,唯一可做的 就是叩头叩头再叩头,希望她们会心软而改变初衷。   她的求情似乎有效,小妍说:「堂堂大明星当众脱光光给人看的确是很丢脸 的事,想不用在这幺多人面前出丑吗?我就给妳一个机会吧,小心听着……」   张紫儿一听见有转机,即时不住点头表示愿意听从。   林苹:「妳真的这样便宜她吗?她当初害妳在片厂裸体了大半天给这幺多人 看光,下得了气吗?」   小妍向林苹示意明白,继续向张紫儿说:「我坦白对妳说,妳这次一定是走 不了的,不让妳裸体出去走一走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,但我还可以令妳留回一些 面子,只要妳合作不反抗,我便不会让别人知道这个裸体女子是张紫儿……」   张紫儿知道裸体出丑是免不了,心里不禁绝望,但一想到只要真的可以不让 人知道裸体的是自己,还是没选择中的选择,于是继续留心小妍的话。   小妍续道:「现在大部份人都聚在别处吃午饭,在这里行走的人不多,待会 我便出去找藉口差开附近的工作人员,妳只要跑到走廊尽头的出口便可以去到停 车场,我会在那里等妳,让妳上车。当然,妳可以选择逃跑,但沿途林苹会跟在 妳后面,如果妳真的敢逃走的话,她便即刻喊叫,让所有人都涌来看妳裸跑,看 妳到时是否受得起众人的目光。」   林苹大笑:「亏妳想出这幺绝的点子,要堂堂大明星张紫儿在片场内裸跑, 确是奇景啊!」转头向着张紫儿说:「我劝妳乖乖跑一次好了,也别打算逃,看 妳这副样子,双手被绑,又没穿衣服,逃往哪里去?万一一个不小心,跑到人堆 之中,看妳到时面子往哪里放!」   张紫儿无奈之下惟有同意好了,但一想到将要赤身露体的走到停车场,而途 中又随时会被人看发现,她心里就只有恐惧和矛盾,她正考虑到底应该被人发现 吗?逃走,可能得救,但随时会引来众人围观,全裸面对群众,那时真是无地自 容。   听命,虽可暂时避免了裸体示众的难受,但仍然要被小妍和林苹控制着,始 终是危险的……最后,她选定了。   小妍首先开门出去,果然走廊上没有什幺人,根本不用多作什幺。   她行到走廊尽头,确定了没有人,于是致电林苹,林苹收到指示,知道好戏 可以开始了,便得意地对张紫儿说:「哈哈!show time,妳要出去裸 跑了,快走吧!」话还未说完便一手开了门,把全身赤裸的张紫儿推出化妆间。   三十分钟前还是人来人往的公众通道,现在竟然有一个赤裸裸的国际级女星 在毫无遮蔽下暴露着、展示着,谁人有幸偶然行经这里,都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 吧!但事实摆在眼前,张紫儿的的确确在走廊上一丝不挂地出现,她以战战兢兢 的步伐向着走廊尽头的出口进发。   张紫儿很想快快的跑到出口,可是她实在有心无力,由此双手被绑在背后, 她想跑得快也不能,加上没有穿鞋,一双赤足踏在冰冷的地板上更是令她极度的 不自然。   此刻的张紫儿已经濒临崩溃,因她想起平日自己可以穿着一身华衣美服叫人 艳羡,但现在竟然沦落至赤身露体,连鞋也没有,更羞耻的是要行走在如此公开 的地方,而且更会随时被人发现这副丑态。   但更要命的是,她看到出口附近的楼梯间正有七、八个工人正在吃饭盒,虽 然他们很专注,一直没有看过来,但谁敢担保他们的目光会否在下一秒便转了过 来。   张紫儿的本能反应是立即转身,宁愿被人看见裸体也不要被看到样貌,但一 转面便发觉林苹正在自己身后,她兇恶的眼神正告诉张紫儿,如果不往前走便将 会有更加悲惨的下场。   前行或后退都是死路,一剎那间,张紫儿失控了,惊恐至不能站立,只好跪 在地上哭。   林苹行近至张紫儿身边,对她说:「放弃了吗?那幺我帮妳叫多一些观众来 吧!」   张紫儿急忙摇头,但她不能说话,实在想求也求不出声。   林苹:「如果我替妳脱下胶布让妳说话,妳应该不会作反吧?」   张紫儿即时点头同意,林苹果为妳脱去胶布。   林苹再一次警告:「如果出得了这片场,妳还可以好过一些,否则我不单止 在妳脸上划上几刀,更要叫妳当着全片场的人裸体展览。」   张紫儿:「我一定会听话的,但是前面有人,我这样子怎幺在他们面前经过 呢?」   林苹:「我自有办法了,待会妳一切都答是就可以了,不要节外生枝!」   张紫儿:「是……明白。」   林苹竟然拿出一个警方给疑犯用的蒙头纸袋,一把就套在张紫儿的头上,笑 着说:「这样便没有知道妳是谁了,满意吗?哈哈……不过身体还是要让人家欣 赏一下才是。」   张紫儿:「这怎幺可以……」   林苹:「为什幺不可以?他们只会见到有个裸女走过,却不会知道是妳张紫 儿,不就是给妳保存了面子吗?总之我不会让他们拿开纸袋便没问题啦!」   张紫儿:「但我双手被绑,他们必会怀疑是妳挟持我……万一他们出手,事 情岂不闹大了吗?」   林苹:「呵呵,妳也怕事情会闹大了会被人知道吗?既然妳那幺怕人知道, 我帮妳一把又如何?我可以解开妳双手,妳装作若无其事地走过去,我自会替妳 说话。妳答是就好了,别的都不须多讲。」   张紫儿:「一切都听妳吧!」   林苹果然放心解开张紫儿的手,她终于可以自由行动了,也表示她有逃走的 能力和机会,但她会这样做吗?之前她已经考虑过了,选择不走是因为当时双手 被反绑,也没有纸袋遮面,就算走脱了也没有能力自救,最后还不是一样被众人 发现她裸体的样子。   现在的情况大大不同了,如果幸运地成功走得了的话,她还有机会在被人发 现之前自行找到衣服穿上,不用裸着身地出丑,然而她也得担心失败的后果,万 一被擒获的话,必定不只是裸跑那幺简单。   张紫儿的心意还没有拿定,林苹已经催促她:「快起身吧!别装傻,要若无 其事地往前行,工人们问起的时候,我会说妳因为打赌输了,所以自愿被罚脱光 衣服,如果妳有什幺整蛊作怪,我便即刻除下妳的幪面纸袋,到时人人都会知道 张紫儿原来喜欢当众裸跑了。」   张紫儿站起来继续其裸体任务,虽然没有露面,但要赤裸裸地在公众地方走 动,还将要给一班男人肆意观看,她已经羞耻得抬不起头,但这时这刻好根本没 有选择余地,好只好一步一步地向着出口处走,等候着那些工人看到她裸体的那 一刻来到。   随着越发步近走廊出口,她最不想发生的事终于发生了,那七、八个工人终 于发现一个全裸的女子正向着自己方向走过来,他们无不看得目瞪口呆,但定过 神后,其中一人终忍不住起哄叫嚣:「wow……看这浪女,真的脱光光向这边 走过来啊!」   男工甲:「你们看,她罩了纸袋盖着头,似乎不想给人知道她是谁。」   男工乙则向着张紫儿说:「唏,美人儿,怎幺这般豪放?既然都脱光了走上 来给大家看,何不让我们也看看妳的脸蛋儿呢?」   男工丙:「让我过去脱下它,看看她的真面目吧!」说罢果然动身向张紫儿 走过去,他们之间的距离已近至只有三公尺左右。   男工这一举动令张紫儿大惊,她心知绝不可以让他脱下纸袋,所以立即转身 向相反方向奔跑,但是身后的林苹已随即一手将她捉住,不让她得逞。   但是张紫儿已然惊慌得发了狂,只知道一定要走,不可再逗留此险境,于是 一股蛮劲甩开了林苹的手,继续一直地向前跑。   虽然她不知全身光溜溜的样子可以往哪里躲,但也只好一股劲的见路便跑, 总之就是不可以给人捉到,也不可以给人看到她的真面目,此刻她唯一可以安慰 自己的,就是庆幸自己还有一件遮羞物──纸袋!   一条长长的走廊上,出现一个幪面女子在裸奔,情景是多幺的令人震撼,但 有谁会意想得到,这个裸女竟然是这片场中的天皇巨星张紫儿,而张紫儿自己做 梦也想不到今天竟然会堕落至这地步,要在这个本来由她呼风唤雨的拍片场地, 赤身露体的四处逃跑、躲藏。   面对林苹和工人们的追捕,张紫儿不得不拚命地奔跑,即使是裸着身、赤着 脚,现在已不是问题了,最重要是逃至一个无人可找到她的地方。   跑了差不多三十公尺,始终未甩开后面的追兵,张紫儿实在心急如焚,但她 已无余暇再想别的,惟有见步行步吧!   可惜她的运气似乎差透了,当她越跑越近另一端出口之际,走廊的前方正传 来一片嘈杂声,看来应该是一些吃完午饭的工作人员正行过来。   这一下子令张紫儿绝望了,她腹背受敌,无路可逃,但又不可以停下来,只 好继续向前冲吧,好过坐以待毙。   虽说她没有放弃,但是命运似乎不愿意放过她,因为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行 十多人的剧组工作员,他们全部都看见这一幕裸女狂奔,有的女性更吓得叫了出 来:「哇!这女人怎会没穿衣服的四处跑?」   另有人说:「是暴露狂呀!找人捉住她吧,太变态了!」   某男工:「身材不错啊,只是瘦了一点点,一定要看看她的真面目……大家 帮手一起捉住她吧!」   张紫儿听到众人一心要捉拿她,而眼前又没有其它路可走,她心知一切都完 了,终于彻底地放弃了,软瘫下来等候恶梦来临。   林苹第一个追了上来,一把将张紫儿捉住了,说:「看妳还可能往哪里走? 刚才听听话话便好啦,现在要裸体示众了。」   第二个追上来的竟是陈森,原来他是刚才说要脱下张紫儿头上纸袋的男工, 其实他一早就与林苹和郭小妍串通了,原本计划是把裸体的张紫儿运出外面再加 以羞辱,但现在计划已变了。   陈森上前捉着张紫儿的另一只手,低声对林苹和张紫儿秘密地说:「我有办 法让妳继续幪着面不用见人,事情也不再闹大,识相的便合作别乱说话;林苹, 妳要附和我,一切都照我意思,见机行事。」   跟着,陈森大声的说:「林苹,妳们玩得太过火了,竟然真的要打赌输了就 当众裸跑,这里可是片场呀!」   这时,已有二十多个工作人员围住了他们三人,赤裸裸的张紫儿已经不懂得 怎幺办,就只能默不作声的等待事情发展,但她赤身露体地面对着数十人围观, 本能地想挣脱双手,希望可以遮掩着自己的重要部位,但更想的是希望可以用手 抓紧头上的纸袋,深恐一旦被人拿走了,众人便会见到眼前的全裸女子原来竟是 张紫儿!   林苹连忙呼应:「愿赌服输嘛!赔不起钱就要裸跑作抵偿,这可是她也同意 的,她说只要不露面便可以的,大家可以问问她本人。」   某女工真的出言质问:「她说的是真的吗?妳是自愿裸跑的?」   张紫儿已经吓得呆了,一时不懂作答。林苹即时出口提示:「我们不是说好 了吗?只要妳守诺言在片场裸跑一圈的话,三千块钱便可作罢,我们也会替妳保 守秘密,总之就是不会让人知道妳的真面目,忘记了吗?」   张紫儿明白了,战战兢兢的说:「是啊……我输了……要裸跑一週……自愿 的。」   林苹:「是啊!现在才刚开始,还要跑出去厂外的露天停车场再回来才算是 一圈呢!」   某女工冷讽地说:「为了三千块便当众裸跑,这幺不要脸的女人真贱!我真 想看看她是谁,脱下她的纸袋吧!」   张紫儿大惊,哀求说:「不!不!什幺也可以,就是不可以要我露面……」   陈森不想事情闹大,若一众员工知道眼前的裸女是张紫儿,肯定会惹上大麻 烦,所以出言解围:「大家冷静点,她愿赌服输就可以嘛,别逼得人家以后见不 了人呀!」   林苹:「那幺至少也要完成余下的路程才算数啊,大家说是不是?」   围观的众人有人大声和议:「当然啦!这幺贱的女人,就是让她裸跑到大街 也是活该的!」   又另有人呼叫:「有好戏看当然赞成啦,这女的心甘情愿脱光光走出来,就 预定要给大家看光了,我还要给好拍照留念呢!哈哈哈……」   一言惊醒,某男工:「是啊,裸奔的新闻倒过不少,亲身目睹还是第一次, 岂可错失良机,该拍些照片才是。」   于是众人纷纷陆续拿出手机拍起照来,大家都要记录这一幕难得的奇景!可 是张紫儿此刻却是无从反抗,只好任由围观者肆意拍摄其裸体,然而她虽然百般 不愿意,也不敢有丝毫逃走的念头,因为她知道只要她稍为轻举妄动惹怒了任何 一个人,她的真面目将会被公开,而且更会被拍摄下来,到时铁证如山,人人都 会说张紫儿原来是爱公开裸奔的暴露狂,什幺名誉、地位、身份亦一无所有…… 她现在唯一可以做的,就是听从指示,希望满足完他们的慾望便可告一段落,但 是现在张紫儿实在紧张得难以自控,因为她确是非常担心随时有人会把她的纸袋 脱去。   她的担心也是徒然,林苹已经下了命令:「现在快起来,往外面跑吧!不跑 的话,我可要脱掉妳的纸袋!」   张紫儿如言站起来,接受余下的命运,準备继续在数十人的图围观下裸体行 出片场,往外面的停车场去。   但此时早在外面等候的小妍原来已经因为不耐烦而回来了,她还装作惊讶, 无情地再把张紫儿奚落一番:「噢!我还道是什幺事情如此热闹,原来是个女露 体狂在裸奔,为什幺够胆光屁股让人看却没面目见人呀?」   小妍续对张紫儿说:「妳刚才是不是说过,只要不露面的话,做什幺也可以 ?」   张紫儿一见是小妍,那敢逆她的意,惟有说:「是……的……只要……不露 面……就可以……」   小妍露出阴险的笑容,说:「就这样裸奔太单调了,既然不露面,就当加一 些难度了。」   小妍拿出一卷棉线来,高声说:「大家想不想看这浪女更淫蕩的一面?」   此时全部人都已经被眼前的情景燃点得情绪高涨,不知不觉地加入了一同欺 淩的行列,所以纷纷说好。   小妍对林苹说:「先绑好她双手。」   林苹依言照办,张紫儿则只好如任由宰割,没有反抗。   当双手绑好了之后,小妍还未打算停下来,原来她下一步要用棉线拴住张紫 儿的乳头。   张紫儿感到这样子被绑起来是极度的羞耻,禁不住终于尝试挣扎反抗,但实 在反抗不了,被林苹和陈森硬生生的按着,只好哭着接受这羞辱式的对待。   小妍先用手指撩拨张紫儿本已因为走廊低温而变硬了的乳头,令它们更加勃 起涨大,然后再分别以两条棉线狂乳头上打结绑实。   绑好之后,小妍冷笑一声,跟着拉扯一下棉线,张紫儿的乳头即时感受到莫 大的刺激,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娇嗔:「呀~~」   听得在场所有男人无不心头一振,情慾高张!小妍继续一下一下的拉扯绳子 来刺激张紫儿的乳头,更似乎要牵着她向着出口方向前进。   小妍命令张紫儿说:「淫妇,快跟着来吧!」   赤裸裸的张紫儿双手反绑背后,被小妍牵着乳头,在围观的人潮中一步一步 的往前走,这是多幺淫秽变态的画面,众人都沈醉在这淩辱性虐的快感之中,没 有打算要停下来。   张紫儿更是全然崩溃了,她被精神上羞辱和肉体上性虐的感觉折磨得没有了 意识,只懂得继续任人摆布,在众人的视姦之下,在片场的公共走廊上赤裸裸地 展示着一向保持神秘感的身体,而且正步向更公开的露天环境──户外停车场。   众人围观住一名幪面裸女由室内行至户外停车场,数不清的照相机正在拍摄 一幅又一幅的裸照,镜头的焦点都离不开那赤裸诱人的身躯,有些特写着一双被 扎的乳头,有些特写着茂密的女体私处……只要他们直到现在还未知道,这些裸 照的女主角竟然是国际影星张紫儿。   不消一分钟,小妍已牵着全身赤裸的张紫儿出到停车场,耀眼的阳光似乎令 张紫儿意识到自己在光天化日之下当众赤身露体,她本来已几乎全然失去的知觉 又稍为回复过来,哀求小妍说:「不,求妳不要再走了,四围会有很多人的!」   张紫儿说得不错,因为这个户外停车场不是片场专用的,附近的市民也可以 随意使用,所以有些时候颇为是人来人往。   小妍当然懒理她的哀求,继续牵着张紫儿往更远处走,还警告好说:「妳再 出声的话,我便把妳牵到大街上裸体示众,然后再脱去妳的纸袋,让所有人都看 到妳这见不得人的样子。」   张紫儿知道小妍是说得出口干得出手的人,即时噤若寒蝉,继续在停车场裸 行。而随行围观的人已不知不觉地增加至五十人以上,但没有任何人打算伸出援 手,他们都只顾看热闹,有些更希望一睹眼前裸女的真面目,但却不敢造次。   离开了片场近五分钟,张紫儿已赤裸裸地行到停车场的出口了,远离片场一 百多公尺,她看见出口外车水马龙、行人熙来攘往的状况,实在不能再自控了, 她作出最大努力的挣扎,停住步不再前行,小妍发怒了:「妳这婊子竟敢作反, 的要妳一辈子后悔!」   张紫儿现在已顾不得一切,只知道不可以让小妍等人将她赤裸裸的牵到大街 上示众,所以大声呼喊:「救命!我是被迫的,快来救我!」   可是围观者实在冷漠得可怕,他们都变成小妍三人的帮兇,即使听到一个可 怜无助的裸体女子在高声呼救,但竟然全部无动于衷,无人出手阻止这场光天白 化日的当众淩辱事件,而且有些更推波助澜,为的却只是希望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和慾望。   「掰开她的小穴让大家看看吧!」   「快脱掉她的头套,我想看这浪女是什幺样貌!」   「她这幺爱露,就带她到前面广场游街吧!」   「街头裸女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,这段短片一定要放上网拿个威!」   「干她吧!」   「看她兴奋得奶头都勃起了,还在装淑女,挂起她示众吧!」   一连串不堪入耳、下流、无情的说话使企图求助的张紫儿彻底的绝望了,但 最令她心寒的,却是小妍的一句话:「张紫儿!妳这个暴露狂,是妳刚才说自愿 的跑到这里来,现在反过来说是被迫的!?」   所有人一听到「张紫儿」这名字,当场一片哗然。   「我不是听错了吧?她说这裸女是张紫儿?」   「这暴露狂是张紫儿?」   「脱掉她的头套证实一下吧!」   张紫儿想不到小妍竟然在众人面前公开了她的身份,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应 对,发呆了一会,只可以本能反应的说:「我……不是……我不是张紫儿……」   但这样的说话岂不是此地无银吗?所以众人都几乎认定了当前这个裸女就是 张紫儿了,群情即时汹涌。   「哗!张紫儿竟然脱光衣服的公然裸跑,这次有眼福了!」   「快露出她的真面目吧!我要拍下她啊!」   「是不是真的?」   「看她的身材,又真的是极似张紫儿啊!」   林苹、陈森这时擒住张紫儿,使她动弹不得,小妍则仍然拉扯扎着乳头的绳 子,突然用力地拉紧起来,张紫儿的乳头即时被拉得长长的,痛得张紫儿大叫起 来:「呜……求求妳……好痛……请别这样对我……」   小妍:「呵呵呵……现在求我也没用的了,就算我放过妳,在场所有人都不 会罢休的,他们都很想继续看妳的全裸表演。」   小妍对张紫儿说:「很痛吗?那幺我说什幺妳便照着做吧!首先,现在张开 双腿,让大家看清楚妳那让人干过不知多少遍的臭穴。」   张紫儿:「不,怎幺可以……」   话未说完,小妍便发劲地拉扯着张紫儿的乳头,林苹和陈森则把她按坐在地 上,同时捉住她的腿向左右拉开,硬要把张紫儿的下体暴露在众人眼前。   张紫儿此时已经哭不成声,只能呜咽地说:「呜……不要……别看啊……」   众人都被这情景慑着,看得入神,小妍更是得意地说:「各位请注意,这裸 女的庐山真面目要揭开了!」说罢,随即一手脱去一直遮着张紫儿脸孔的纸袋, 一张广为人知的明星脸即时呈现在所有围观者面前。   一时之间,喧哗惊讶之声四起,众人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,因为国际知名 的国内首席女影星,此刻竟然赤裸裸地展示在如此公开的露天地方,而且双手被 绑,异常凸出的乳头更被扎起拉扯得长长的,煞是诱人;下体也是毫无保留地任 由众人观看,这样的性虐待情景素来只可在日本的A片才看得到,但现在竟然由 张紫儿来演绎,实在令人感到不可思议。   「哗!真的是张紫儿啊!」   「张紫儿脱光光了,快拍下来吧!」   「真看不出,原来她的乳头有这幺大!」   「她的阴唇都这幺黑了,定是给老外玩过不少吧!」   这回张紫儿彻底地绝望了,不但在这幺多人面前赤身露体,还给看尽身体上 最私隐的部位,而且给一边看一边评价着,没有比这更羞耻的了。   一下又一下的闪光灯,张紫儿知道她的裸照将会被传遍网络,今后人人都可 以看清看楚她的裸体,她崩溃了,现在只懂得发狂似的挣着,但林苹和陈森实在 把她捉得非常紧,根本没有可以挣脱的机会。   小妍、林苹、陈森看见张紫儿此刻的可怜样子,不但没有心软,反而更挑起 他们想出更恶毒的念头。   小妍竟把手上的绳子交给围观的人群,说:「你们试试拉吧,很过瘾的!」   即时有两个男人抢着要拉,一时间令张紫儿的乳头受尽痛楚,叫得死去活; 而恶毒的小妍却不是罢手,而是以手指去玩弄张紫儿的下体,她把张紫儿的阴唇 大大地张开,以指头一时撩拨她的阴核,一时又撩拨她的尿道口,令张紫儿产生 不能自制的反应。   此时,陈森也忍不住手了,他也用手指插入张紫儿的阴道抠挖起来;林苹则 把手指插入张紫儿的屁眼,不住地钻探。   在这样的折磨下,张紫儿的痛苦、呻吟和浪叫声混杂在一起,销魂的淫叫声 令到在场不少男人都把持不住,即时打起手枪来,有些更连手也来不及动作已经 洩了一裤子都是。   小妍等三人继续不住地玩弄着张紫儿的敏感部位,在乳头、阴道、阴核、尿 道、屁眼被同时刺激之下,张紫儿官能上受到前所未有的刺激。   张紫儿这时已经不在乎被多少人看了,没空再去想她的裸体片段和照片会怎 样传开去,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兴奋得快要虚脱,就要支持不住了,呻吟着: 「我不行了……呜……呀……快停下来……呜……别再来了,住手吧,支持不了 啦……呀……呜……求求你们……」   事实上她真的支持不住了,一股便意催促着她别再强忍下去,彷似不停呼唤 她快些释放自己以换取一洩如注的快感。   终于,她失禁了,一向傲慢冷漠的张紫儿就这样当着五十多人面前放了一大 泡尿,射出的尿液撑得尿道口扩张得非常清晰,看得在场所有围观者如癡如醉。   林苹大笑:「哗!妳这婊子真不要脸,竟然当众撒尿!哈哈哈哈……」   持续十秒的放尿状态令张紫儿得到莫大的快感,当小便排过后,她便软瘫下 来,整个人像虚脱似的,连呼叫也没有力。   但小妍仍未觉得满意,她再次拿出棉线,不过今要绑的地方不是乳头,而是 阴核。   在小妍刚才不住地撩动磨擦之下,张紫儿的阴核已然完全充血涨大,处于极 度敏感的状态,只要稍微的触摸或刺激,都足以令她浪翻得死去活来。   这颗娇嫩而敏感的小肉粒,现在被小妍以一条粗糙的棉线綑绑,试问叫张紫 儿如何忍受得住呢?一股又麻又痒的感觉令本来已软弱无力的张紫儿再次迸出仅 有的力气挣扎起来,可是一切都是徒然的,她根本就是黄台之瓜,何堪再摘?   小妍成功地在张紫儿的阴核上打了个结,然后得意地拉扯着,时快时慢、时 鬆时紧,令张紫儿的身体麻痒得不住抖动,忍不住声泪俱下的呼求着:「啊…… 啊……饶了我吧……呜……我快要死了……救我呀……」   小妍笑曰:「没死得这幺容易,还有妳好受的!」说罢,她同时拿回绑着乳 头的两条绳子,连同她手上绑着阴核的绳子,总共是三条。   她一手拿住这三条棉线展示在张紫儿的眼前示威说:「看到吗?这表示由现 在这一刻开始,妳的乳头和阴核的命运都掌握在我手里,只要我高兴,随时可以 叫妳痛不欲生。」   张紫儿已哭得泪流满面,无从反抗,只能不住地哀求:「不,我给妳钱,多 少都可以,只要放了我……」   小妍:「妈的!有钱很了不起吗?我就是讨厌妳有钱!」   一怒之下,小妍用力地扯动三条绳子,张紫儿同时感受三股痛楚从乳头和阴 核传送至全身,终于支持不住晕倒了。   小妍:「臭婊子,晕了也要弄醒妳!」   林苹恐怕会出乱子,于是出言阻止:「小妍,够了吧,再弄恐怕会要了她的 命。」   陈森也心怕小妍会过了火而不自知,亦劝曰:「要玩她还有别的方法,也不 用急于一时,我有提议,待她醒后还有好戏上演呢!」   围观者也好奇问起来:「还有什幺好点子可以玩得更刺激?」   小妍:「好,就听你的。我受了她不少气,我可不会就此放过她的!」   陈森:「哈哈……我没有打算放过她,我要她丢脸丢得更彻底。」   林苹:「已把她脱得精光的示众,还羞耻得当众撒尿了,不是已经丢尽了脸 吗?」   陈森:「这里才五十多人,算是什幺?我要把她赤裸裸地拖到闹市游街,那 才是真正的裸体示众!」   众人都疯狂了,竟然一同赞成说好,晕了过去的张紫儿万万想不到更大的耻 辱现在才是开始……陈森开了一辆白色的车子过来,林苹和小妍则解开了张紫儿 身上的所以绳子,包括绑着乳头和阴核的棉线也一併解除,张紫儿终于可以在昏 迷不醒之中享受一刻的自由。   其实他们之所以放开她,是因为恐怕綑绑过久会对张紫儿造成永久的损害, 事实上张紫儿的两颗乳头经过长时间束勒,已经变得有些瘀黑,若不及时鬆绑, 随时也会有组织坏死的可能;她的阴核倒比较幸运一些,束缚的时候不太长,只 是有些微因磨擦而造成的红肿。   虽然伤势并无大碍,但作为一个普通女人,三处最私人、最幼嫩的身体部位 受到这样羞辱式的折磨和玩弄,张紫儿实在是身心俱疲,所以纵使现在仍是赤身 露体地被这幺多人肆意观看甚至触摸,她都无力抗拒。   在迷糊半醒之间,她曾感受到一剎那的自由放鬆,但不久她又感觉到自己的 双手再次被綑绑,但今次不是背后,而是前面。   忽然一口冷水喷醒了张紫儿,她看一看自己,原来仍然是全身赤裸地被数十 多人团团围住,但最教她吃惊的,竟是她全身上下都沾满了精液,肯定是刚才昏 迷期间,她的裸体成为一众男子的自渎对象。   她的知觉还未完全恢复,另一个惊吓又随之而来,就是她看见自己双手不但 被绑着,还有一条很粗的麻绳连繫着身前的白色汽车,任她再蠢,她也知道下一 步将会发生什幺事了!   小妍:「醒了吗?刚刚的只是热身吧了,现在好戏才上演呢!我们打算拖妳 到市中心表演。兴奋吗?哈哈哈!」   林苹:「呵呵,想起也感到兴奋,大明星张紫儿脱光光在市中心裸跑,必定 万人空巷啊!」   陈森:「最兴奋一定是各大传媒及记者们了,明天的头条新闻不用愁啦!」   张紫儿大惊问道:「你们都是疯的,都已经把我脱光示众了,为什幺还不满 意?」   小妍:「还记得妳当初跟我说过的话吗?我问妳:『我是裸替而已,为什幺 要我在片场裸体了一整天等候拍摄?』但妳说:『我喜欢!我喜欢看妳光着身子 跑来跑去任人家看的样子,很滑稽嘛!』那时就因为妳喜欢,我就要赤裸裸地被 大家看光了,现在我也很喜欢看妳在大街上裸奔!」   陈森:「还跟她说这幺多干吗?出发吧!」   陈森对张紫儿说:「放心,我会慢慢地开,让所有人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 呵呵……妳要慢慢走啦,闹市裸奔的机会不是常常有的,我看今天以后,妳的奶 子和小穴是什幺颜色,全世界都会知道了。」说罢,陈森便开动车子。   张紫儿恳求:「我什幺条件也答应你,不要让我游街……一百万!我给你一 百万!」   林苹冷笑:「我们刚才已用高清摄录机拍了妳不少精彩的片段,有齐妳身体 各部位的大特写镜头,连妳当众撒尿也拍下了,还用愁卖不到好价钱幺?现在出 去赤裸游街就当是色费送给大家看,也当是预告片吧!」   张紫儿一听之下,知道什幺都完了,她这样赤条条的在闹市任人观看,将来 还怎样面对所以人的目光呢,就连演艺生涯也要告吹了。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电视台突发新闻:「现场新闻直击报导,今日下午5时,上海市中心大街, 一辆白色汽车拖着一名全身赤裸的女子在街道慢驶,该女子身当时一丝不挂,连 鞋也没有穿,就这样跟在汽车后面行走。由于她披头散髮,初时未有人知道其身 份,但后来有目击者透露,该名裸体女子原来是国内着名的演员张紫儿。   全裸的张紫儿在街道上被拖行了二百多公尺,横过了三个主要路口,引来两 旁市民驻足围观,当时张紫儿曾尝试高声呼救,但围观者以为是正在拍摄电影, 所以没有人上前干预。   八分钟后,汽车停了,车上有两女一男即时奔跑离开,只留下汽车及全身赤 裸双手被绑的张紫儿在马路中心。当时大批途人及司机均蜂拥上前,为数有二、 三百人之多,他们看过究竟后,发现该裸体女子真的是张紫儿本人,并非替身, 于是纷纷拿出相机及电话拍照,但没有即时伸出援手。   直到两分钟后,公安及警车赶到,驱散了群众才把张紫儿鬆绑救出,她立即 披上毛毡遮掩身体。获救后的张紫儿精神散涣、神智不清,似乎已受到极严重的 打击,现正登上救护车预备送往医院检查。   警方发言人称,这是一宗掳人及伤害妇女案件,现正通缉两女一男疑犯,希 望目击市民能够提供线索。以下是本台突发记者所拍摄到的照片。」